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作为英国女作家夏洛蒂·勃朗特的代表作,多数人会将《简·爱》视为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。

创作这篇作品的时候,正是十九世纪中期,彼时英国已经完成了工业革命,但是思想的解放进度并没能跟得上生产力的提升,妇女地位依旧低下。

夏洛蒂·勃朗特发表《简·爱》的时候,需要用男性化的笔名才能出版,可见妇女创作面临着重重险阻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但即使如此,她还是坚持完成了这部作品,小说的女主人公简·爱身上,承担了作者无数希冀,她的成长路程也是作者内心斗争的真实写照。

不同于英国以往小说当中的女性形象,简·爱身上毫无大家闺秀的矫揉造作,也没有名媛淑女身上的脂粉气。

她充满了反抗和斗争精神,积蓄着力量随时准备向一切压迫和屈辱说不。面对着成人世界的种种诱惑与选择,她也能始终坚守自己心中关于爱情的理想。

懵懂中反抗意识的形成

简·爱出生于一个贫困的牧师家庭,在她年幼的时候,父母因为感染风寒相继去世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此时她的性格还在塑造养成阶段,就已经失去了至亲庇佑。舅舅里德将简·爱接到自己家中抚养,但好景不长,舅舅过世后,她便成为了舅母的眼中钉。

舅舅家中还有跋扈的表哥和冷漠的表姐,表哥对简·爱常常进行无理由地殴打,当简·爱控诉表哥的行为时,舅母反而说多事的孩子是不会受到喜欢的。简·爱一开始也只能逆来顺受,因为没有人能为简·爱提供帮助。

在表哥谩骂她的时候,她很少还嘴,因为她满脑子里思考的都是接下来要怎么应对表哥的殴打。

可是后来她发现,一味地忍让丝毫无济于事,表哥不会因此受到责备,反而对她变本加厉。她逐渐懂得反抗才是唯一的办法,在小小年纪便学会了依靠自己。

表哥再对她动手的时候,简·爱会讽刺表哥像杀人犯、像罗马的奴隶主,她用自己微弱的力量还击,却因此引来了舅母对她的惩罚。

简·爱被关进漆黑的红房子里,那是里德舅舅的灵堂,这一度给幼小的简·爱留下了心理阴影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后来舅母终于不肯继续收留简·爱,她要被送到劳沃德寄宿学校去。简·爱天真地以为,自己受苦受难的日子终于到了尽头,她会迎来一个崭新的生活。等她到了劳沃德之后才发现,这里有着比舅母家更为恶劣的生存环境。

劳沃德的校长是一个残忍、伪善的人,他用满口的仁义道德来掩饰内心的凶恶贪婪。

简爱刚刚被送到劳沃德的时候,舅母曾对校长说简·爱是一个喜欢说谎的孩子,之后她被督学责罚,要她当众宣布自己是一个说谎者,这对简·爱来说无疑又是新一重的打击。

劳沃德其他的孩子们大多也是无人教养的孤儿,简·爱在这里结识了真正的朋友。在逆境当中,几个女孩互相扶持,简·爱身上的斗争性和反抗性也完全被激发出来。

她曾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海伦说,“当我们无缘无故挨打的时候,我们应该狠狠地回击。”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这时简爱的性格特征已经基本完善,恶劣的生存条件没有磨去她身上的刺,反而使她成长得更加坚强。她不畏惧皮鞭或者戒尺,并且会把这种勇敢的力量积极地传递给身边人。

新女性独立意识的觉醒

寄宿学校的生活环境太差,很多孩子因此感染病症,海伦也失去了年轻的生命。海伦的死让简·爱彻底对这里绝望,她成年后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份家庭教师的工作,随后立即动身前往桑菲尔德庄园赴职,与劳沃德就此脱离关系。

来到桑菲尔德后,接待简·爱的是庄园的佣人,她的学生是男主人罗切斯特的女儿。这里的生活比起之前要平静许多,可简·爱的内心却隐隐觉得有些无聊。

她斗争的个性已经被激发到极致,所以总是高昂地想要与不公较量,如今的生活反倒缺乏了发泄的出口。

当庄园男主人罗切斯特从外地回来时,恰好与简·爱不期而遇,在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当中,简爱充分展现出她想要被尊重、被平等对待的渴望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她直接坐在罗切斯特面前的椅子上,回答罗切斯特的问题时直言他的相貌不漂亮,这些都让罗切斯特感受到了她的特别。

一开始简·爱和罗切斯特的相处并算不上愉快,她感觉罗切斯特是一个阴晴不定、喜怒由心的人,但这并没有使简·爱产生惧怕的情绪。她始终维持着自己的人格尊严,不因为对方的权势而畏缩,更不会刻意去谄媚讨好。

但是日积月累中,罗切斯特和简·爱本人都对彼此的印象有了改观,罗切斯特发现了简·爱的独立与勇敢,他从未在其他女子身上看到如此可贵的特质。

而简·爱也了解到,罗切斯特的原生家庭对他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,但他本质仍旧是一个善良、懂得尊重别人的人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爱意在他们之间无可阻挡地萌生,简·爱逐渐意识到她对罗切斯特早已抱有与以往不同的心情。她期待与罗切斯特的见面,却又不敢看他的眼神。罗切斯特也准备向简·爱表达自己的心意,但却没能掌握合适的表达方式。

他拐弯抹角的说法让简·爱误以为他要和美貌的布兰奇小姐订婚,在愤怒和失望地交织下。

简·爱勇敢地对罗切斯特剖白了自己的内心:“因为我穷,低微、不美、矮小,我就没有灵魂,没有心吗?你想错了!——我的灵魂跟你一样,我的心也跟你完全一样!”

在简·爱所处的时代背景下,很少有女性能做到如此大胆发言,她完全没有顾及世俗偏见和所谓伦理道德规范,勇敢地表达自己、追求尊严。

罗切斯特也深受震动,他面前的简·爱抛弃了传统女性的被动,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要真诚、热烈。

平静而克制的人格完备期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简·爱成功地和罗切斯特订了婚,庄园里其他的佣人会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简·爱,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貌不惊人、毫无权势的女子会引得罗切斯特倾心。

在此前英国的小说当中,女主角无一不是美丽性感的,而非完全依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男主角。

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晚上,简·爱朦胧中似乎看见有个面目可怖的女人在镜前试穿自己的婚纱。

当他们身处教堂时,真相被猝不及防地揭开,原来罗切斯特并不是单身,那个试穿婚纱的女人正是罗切斯特的妻子:疯女人伯莎,被他一直关在庄园的三楼。

得知真相的简·爱难以接受,在她眼中,彼此相爱的两个人之间不应当有任何的欺骗或隐瞒。

她不可能继续嫁给罗切斯特做他和原配妻子中的第三者,这是对自己、也是对伯莎的不尊重,所以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桑菲尔德。

仿佛只是一刹那的事情,一个满怀希望的女孩子瞬间失去了她的幸福,也失去了她即将拥有的家园。她又回归到从前那种孤苦无依的状态,只是经历了许多变故的简·爱此时已经成熟了很多,她不会像幼年时期那样,一味地发泄或者怨怼。爱情于她而言确实很重要,但并不是她活下去的必备品。

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流浪,简·爱被一个叫做圣约翰的牧师收留,简·爱也可以依靠自己的才学在当地的小学内做教师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圣约翰是一个狂热的传教士,他认为简·爱吃苦耐劳的品质难得,很适合做他的妻子陪他一同去印度传教。

简·爱看出了圣约翰的真实目的,他们对于婚姻的观念有着本质区别,如果做了圣约翰的妻子,那么她于对方而言不过是一个工具,没有爱情和尊重的婚姻是简·爱不能接受的。此外,她心底依旧惦念着远在桑菲尔德的罗切斯特。

信念的不同导致简·爱和圣约翰分道扬镳,在梦里简·爱始终能感觉到有人在呼唤她,而且越来越强烈。简·爱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,回去探望罗切斯特的近况。

到了桑菲尔德后简爱发现伯莎已经自杀,罗切斯特为救她变成了残疾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在重逢后打开彼此的心结。简·爱最终维持住了自己的尊严,也收获了爱情。

结语

简·爱在保持人格独立的条件下,勇敢追求心中“以相爱为基础”的婚姻,森严的门第观念或者巨大的财富鸿沟都不足以使她畏惧,这在十九世纪的英国为无数妇女内心注入了一股激越的力量。

简爱人物形象分析(简爱10个人物形象)

从简·爱成长的心路历程中,不难看出平等与尊严贯穿了始终,她从来不去依附任何人,完全靠自己的能力获得经济自由。作者用最平凡的外貌、最震撼的笔调,生动诠释出受人尊重的新女性形象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dyptlp.com/tuiguang/17227.html